「對了,他的作品這次也入選了戛納電影節,戛納結束之後我們就準備結婚了,他說他想捧個獎盃回來給我做禮物,所以我想跟你去現場看看。」

「結婚的時候,給你寄喜糖呀!」

狗糧真好吃,單身狗林清茶表示。

不過看著翻譯小姐姐那沉浸在幸福中的笑容,林清茶還是淡淡笑著點了點頭:「好,等你的喜糖。」然後將話題引到了電影上。

不過縱然扯到電影,翻譯小姐姐也總能有辦法講著講著提到與她未婚夫有關的事情,誰讓她未婚夫也與電影有關呢……

林清茶默默嘆了一口氣,終於等到菜上桌,正巧小店又有人走了進來,她目光隨意瞟了一眼,然後定住。

來人是一男一女,皆是華人面孔,而且那女人林清茶認識。

小店的華人面孔不多,女人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林清茶。

于靖……

林清茶雖然因為《歸》與她認識,但也僅限於此,于靖看起來比較低調的樣子,迎著林清茶的目光,淡淡點了點頭便移開視線,似乎並不想被打擾。

林清茶識趣的也沒有上前打招呼,也默默移開視線。

不過翻譯小姐姐看到于靖和男子親密的模樣,雖然低調,但被林清茶她們看到也沒有避嫌,她有些驚訝,低聲道:「於影后,這是終於要走出章導的陰影,跟其他人在一起了?」

林清茶輕輕搖了搖頭:「不知道。」

當時《歸》的宣傳期間,章雨堂和于靖的情感糾葛被當成宣傳手段,被大眾一頓猛扒,最後以章雨堂爆出結婚,而于靖表示請大家更多關注她的作品收場。

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之前這麼多年,于靖一直單身,而且拍攝期間,于靖與章雨堂相處的氛圍,也分明不同,但在那次炒作之後的一年,卻終於有了人陪伴,而且看起來還是圈外人。

林清茶低下頭,安安靜靜的吃著美食,事實如何,誰知道呢……

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 見林清茶對於靖的事沒有想繼續聊下去的意思,翻譯也閉上了嘴,只是眼睛總忍不住往于靖那邊瞟。

不過翻譯看起來還是知道度的,沒有太過明顯,林清茶便也沒有去提醒,直到她用完餐。

這裡的食物味道確實特別好,尤其是燉牛肉和紅燒鱒魚,很對她的胃口,讓她還想再來。

菜單中的燴什錦,白汁燴小牛肉,牛肉糜茄餅,她都想試試。

林清茶默默將這家店的位置和名字記了下來,話說法語她雖然不太會,但簡單的單詞還是能看懂一些的,這店名翻譯過來,居然叫「好孩子」。

要是在進店注意到這個名字,她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家兒童餐廳。

「你吃好了嗎?」林清茶淡淡問了一句。

翻譯收回目光,見林清茶已經吃好,連連點頭道:「吃好了吃好了。」

林清茶起身:「那走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林清茶出去的時候,需要經過於靖。

她正淺笑著認真聆聽對面的男人說著什麼,看著比在劇組時,柔軟了很多。

林清茶二人走過的時候,她也沒有注意到,林清茶也沒有打擾,就這麼安安靜靜的離開。

「話說,這次於影后可是戛納電影節評委會主席誒,這麼萬眾矚目的時候,和一個男人一起來到這裡,那個男人對她一定也重要!不會是要藉此公開吧!」翻譯走著走著嘀咕道。

林清茶拍了拍她的肩:「不管她是不是要公開,這件事也不能從你嘴裡說出來。」

「明白明白,保證連我未婚夫都不說!」翻譯立刻舉起四根手指道。

林清茶笑了笑,不再言語。

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,林清茶看了看時間,法國時間是晚上七點過八分,國內已經是凌晨一點多。

回到酒店,林清茶頓時開始犯困,她拍了拍自己的臉,強撐著睡意洗漱完,也才八點不到。

為了適應時間,她又強撐了一會兒,乾脆打開電腦,將今天逛的吃的一字一字慢慢記錄了下來,寫完想了想,將文字複製了一下,又發給了藺時。

雖然知道他已經睡了,但還是想分享給他,就算沒法兒立刻看到也行。

「這幾天的空餘時間,想把戛納的美食都嘗一遍,等你以後來到這兒,我可以給你寫一份美食攻略呢~」

林清茶在最後又加了這麼一句。

她撐著頭,看著電腦屏幕腦袋放空,撐到了九點多,立刻爬到床上閉眼睡覺。

然而,這一夜睡得並不是特別安穩,好幾次感覺自己處在半夢半醒的樣子。

第二日早上六點,林清茶便醒來,洗漱完看了一眼藺時回的消息。

「醒了給我回個電話。」

林清茶穿著睡衣盤腿坐在床上,看了消息,下意識就照做撥通了藺時的電話。

電話很快便被接通,藺時那磁性中帶著些許溫柔的聲音傳進林清茶耳朵?

「清茶?」

「嗯。」

林清茶的耳朵微動,輕聲回了一聲。

她還沒想好要說什麼,奈何手太快。

不過,藺時很快幫她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「在戛納的第一晚,睡得好嗎?」

「不太好,環境有些陌生,不太有安全感。」

「所以,如果今晚還是無法適應,你可以選擇打電話給我,相對於文字,我更想親口聽你說,多晚都好。」

「藺時……」

林清茶喚了一聲他的名字,卻遲遲沒有下文。

「我在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「其實我不太想聽到你對我說謝謝,如果要謝,那麼幫我個忙怎麼樣?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剛從排練廳出來,準備去吃午餐,有好幾樣想吃的,我懶得動腦子思考了,你幫我選怎麼樣?」

林清茶輕笑了一聲,道:「好。」

「其實更期待吃到昨晚你描述的那些。」

「那,爭取爭取,下次一起來戛納?」

藺時含笑肯定的應道:「好,我爭取爭取。」

縱在異鄉,聽到藺時的聲音,也似乎真的安心了許多。

在藺時吃中餐的時候,二人結束了通話,林清茶起身換好衣服,聯繫了一下翻譯,也外出覓食了。

明天才是戛納正式開幕,所以今天林清茶依舊沒有很多事要做,拷貝早已經寄給了主辦方,吃完早餐,林清茶跟主辦方聯繫了一下,最後再次確定了自己電影短片的放映事宜,就沒什麼事了。

國內的事情,也有侯嘉石在忙,林清茶不想閑也得閑下來,於是她乾脆讓翻譯帶著她四處逛逛,就當旅遊散心了。

翻譯先帶她到了星光大道,這裡有超過300多個演藝界的大佬留下的手印,有許多電影的愛好者和遊客會慕名而來。

「看,唯一一個華人導演的手印!」翻譯指了指一處道。

林清茶走了過去,仔細看了看那道手印:「WLH,王良翰。」

這個導演她知道,這一年她補過王良翰的很多電影。

他的電影非常特立獨行,很有自己的想法,他似乎從來沒有考慮過電影市場,完全只是為了拍自己想拍的東西而拍,且為了拍好一部,可以花幾年的時間去鑽研,去準備。

所以王良翰有過許多不被市場接受的電影,但被市場所接受的那些,無一不是舉世矚目的佳作,最後擠入世界級名導行列,且地位不可動搖。

而對於她這種電影來說,王良翰的電影,不管是哪一部,都是值得去研究學習的。

如果硬要說一個林清茶崇拜的人,那肯定就是王良翰,可惜王良翰今年已經年近七十,不怎麼出來活動了,這幾年也沒有再出新作品。

真希望有機會能跟他見面聊一聊。

林清茶將手按在那個手印上,心中湧起一種衝動。

以後得某一天,她也要把自己的手印按在這。

林清茶抿了抿嘴,收回手,收了收收心。

其餘人的手印,她都不是很感興趣,隨意逛了逛,就離開了。

然後二人又從小十字大道,一路逛到戛納老港,當然,也一路吃了不少。

林清茶執著的記著自己寫美食攻略的事兒~

到達老港時,已經接近傍晚時分,這是老港最美的時間。

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 夕陽照射到老港海面,近處老式的雙桅船和現代的遊艇鱗次櫛比,遠處海邊的城堡山和鐘樓靜靜屹立,前景後景雜糅在一起,如一幅靜美的油畫。

她忽然有了無數靈感,她在想象,在這樣一個美好的場景中,可以發生多少美麗的故事。

林清茶現在無比感謝自己在聽翻譯說這裡景色很美之後,她帶上了自己的相機。

她有個習慣,只要遇到讓她有靈感的場景,一定要拍攝下來,然後存儲起來做素材庫,不只是靈感素材,也是取景素材。

林清茶拿出相機,各種找角度專註的拍攝起來。

翻譯小姐姐不好打擾林清茶,便安安靜靜站在一旁,看著遠處,看著看著不知道想到什麼,突然笑了起來,然後她發現,相機朝向了她。

翻譯小姐姐一愣:「怎麼拍起我來了?」

林清茶在相機后笑道:「你剛剛的笑容吸引到我開口了,這裡讓你想起什麼有趣的事了嗎?」

被拍攝的翻譯毫不露怯,爽快笑道:

「太多啦,我和我未婚夫經常來這邊,他真是個有趣的人,與他相處的每一刻都覺得很有趣!」

「不過,這裡是我和他定情的地方。」

真好~

林清茶繼續道:「那你現在有什麼想對他說的話嗎?」

「有啊!」翻譯咳了一聲,清了清嗓,無比鄭重道,「威爾,我有點等不及了,都不想等到頒獎就想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給你!」

話音未落,自個兒又自顧笑了起來。

翻譯不算那種特別漂亮的女生,但她的笑容很美,笑起來很容易讓其他人也感覺心情好了起來。

在夕陽的暈染下,帶著笑的翻譯也變得迷人起來。

拍攝的最終,停格在她的笑臉上。

見林清茶拍攝完,翻譯立刻湊了上來:「我能看看嗎?」

「當然可以。」林清茶調出剛剛拍攝的視頻,「我還要道歉,沒有提前詢問你的意見就對你進行了拍攝,不過你剛剛的笑容真的很美。」

翻譯湊在林清茶旁邊,看著相機的屏幕道:「他也這麼說過,他還說,在這兒表白那天,原本他是沒打算在那天表白的,就是那天我的笑容太美了,迷住了他,讓他忍不住就在那天脫口而出表白了。」

林清茶開心的吃著狗糧,只要能讓她有靈感,吃再多狗糧她也樂意!

「這視頻回去能發我一份嗎?」翻譯問道。

「好。」林清茶回答的毫不猶豫,又繼續道,「這視頻我是用來存放的,不會放出去,你可以放心。」

「我相信你的~」

賞完景,她們直接去了附近的餐廳,臨近海港,這裡銷售的浪魚和火魚可都是最新鮮的,二人滿足的飽餐了一頓后,靠窗欣賞了一會兒夜景,才慢悠悠的回去。

回到酒店八點多,生物鐘依舊讓她迅速困了起來。

洗漱完,林清茶將今天拍的視頻發給翻譯小姐姐,然後給藺時發了一個晚安,還是沒有打電話過去吵他。

在快要睡著時,她迷糊感覺手機屏幕好像亮了一下,彈出一個微信消息,似乎是,「晚安」。

她帶著安心的笑容進入夢鄉。

第二天,林清茶一醒來,照例打了會兒呆后,想起昨天晚上彈出的微信消息,連忙打開手機看了一眼。

果然,是藺時回的消息。

「醒了,不知道該說早上好還是中午好了~」林清茶回道。

國內的中午,藺時當然是有時間的,林清茶沒有等到他回的微信,而是直接等到了他的電話。

二人通著電話,聊天內容,更像是在跟對方一點點的分享著自己的生活。

他們默契的給了對方,也給了自己一個機會,讓兩個人漸漸靠近的機會。

……

今天是戛納電影節開幕的日子,不過她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
就算她本來以為不用走紅毯,但被主辦方通知還是需要走一走,也無所謂,她不需要和演員明星們在紅毯上爭奇鬥豔,也沒有國外媒體會注意到她,所以就當去看個開幕電影了。

不過,今天再跑出去逛吃逛吃是不行了,林清茶和翻譯只是在附近吃了些東西就回了酒店。

林清茶自己給自己稍微捯飭了一下,換上潘雯給自己選好的衣服,簡約而不失體面。

然後看著時間出發前往戛納影節宮,舉辦開幕式的地方。

紅毯周圍已經圍滿了各種媒體記者,前面也已經有不少來參加電影節的準備走紅毯了。

林清茶在後面耐心等待著,看著不少眼熟的影星走過,當然,也有些蹭紅毯的不知名人士……

紅毯上熱鬧而有些雜亂,甚至讓林清茶有些想起菜市場。

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直到一輛車駛入場地,于靖挽著一個男人的手,下了車,接受萬眾矚目。

無數人在猜測,旁邊那個男人的身份,而此時網上同時出了消息,于靖的微博直接公布了兩本結婚證,她與那個男人的。

就在一個月前結的婚。

全網震驚,紛紛道,於影后終於可以放下過去,好好生活了。

章雨堂那邊沉默著,沒有任何動靜。

而電影節現場,以于靖的地位,戛納直接清空了紅毯上的人,讓于靖單獨在紅毯上自由發揮。

她挽著男人的手,淡淡笑著,像個女王。

「嗚嗚嗚,太有感覺了,我哪天也要和威爾一起走紅毯!」翻譯在林清茶旁邊假哭道。

林清茶抿嘴笑了笑,跟在於靖之後,在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于靖的時候,快速安靜的走過了紅毯。

不過,媒體是沒有注意林清茶,前方的于靖走完紅毯卻是看到了她後面飛一般走過紅毯林清茶二人。

「於老師。」被注意到的林清茶不卑不亢的打招呼到。

于靖神情淡淡的,道:「我看了你拍的短片,很好。」

「謝謝於老師誇獎。」

「不過你還要繼續加油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」

「我明白了,我會繼續努力的。」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You may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