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要挑戰在場的青年才俊!」

在無數人不爽的目光中,魏漾抿嘴露出一抹邪惡至極的笑容,淡淡的說道。

「果然,這個該死的狗東西,這是想要仗勢欺人啊!」

盛夏是擁有你的最好時光 「瑪德,靠女人攀上了三品宗門就真的這麼了不起?」

「賣女求榮的垃圾,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?」

一道道憤怒的情緒驟然在所有人的腦海中升騰而起,可卻無一人膽敢當著數千名強者的面兒把話說出來。

得罪現如今的魏家,這個後果他們真的承受不起啊!

看著眾人那一個個一臉不滿的樣子,魏漾嘴角的笑容反而越發的陰鷙起來,當即咧嘴笑道:「我知道今天白雲城戰皇榜上排名第六十的司徒摘星來了,我第一個要挑戰的便是他!」

悲鳴詠嘆調 「轟!!!!」

原本無比壓抑,安靜的虎鬥場,此時卻轟然一震,瞬間就變得無比吵雜起來。

重生之權門婚寵 戰皇榜,那可是白雲城最有含金量的榜單,沒有之一啊!

整個白雲城的年輕修士最少都有七千萬,能夠登上戰皇榜的人都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絕代天驕,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了,更不要用說成為戰皇榜上第六十的存在。

這絕對是能夠跟天上星辰相比的人物啊!

可現在一直不曾登上過戰皇榜的魏漾,竟然要直接挑戰司徒摘星,眾人如何能夠不震驚呢?

「傳聞這小子得到了上古大仙的傳承,現在看來是真的了啊?」

「這不是廢話,以前這小子雖然囂張跋扈,可什麼時候敢招惹戰皇榜上的人了?」

「看來,那上古大仙的傳承非同小可啊!否則,不至於讓這小子膨脹到這種地步!」

「肯定的了,我聽說那練霓裳根本就不想要嫁給他,是被魏典那個活死人給抓來的,如果不是實力急速膨脹,他有這個膽子?」

一道道嘀嘀咕咕的聲音,不斷的在虎鬥場上響起。

魏漾也不著急,依舊嘴角噙著詭異的笑容,靜靜的站在場地上等著,他相信在這種場合,當著無數強者面前的時刻,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拒絕別人的挑戰,更不用說他這次挑戰的可是戰皇榜上的司徒摘星。

果然。

下一秒。

穿著一襲藍色長袍,有白色星星點綴的司徒摘星豁然起身,他坐下的時候幾乎如同普通人一般,並沒有任何的異常,可當他起身的剎那,一股磅礴,無邊,幽靜的氣息卻瞬間如潮水一般籠罩整個虎鬥場。

原本無比熱鬧的武鬥場,在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,每個人都是一臉肅穆的看著那比星辰都要吸引眼球的男子。

司徒摘星,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男子,傳聞他出生之時,天降異象,有星光從九天之上落下,司徒摘星還是個嬰兒的時候,便用手去抓那星光,所以才有司徒摘星的名字。

後來,成長之後,司徒摘星也的確沒有讓司徒家的人失望,不但修行天賦極為驚人,而且還很刻苦,他的人生簡直就是開掛的人生,一路勢如破竹僅僅只是用了二十五年的時間,就成為了戰皇榜上的絕世天才。

雖然他的戰鬥力不是最恐怖的,可是他的天賦,他成長的速度卻恐怖絕倫,甚至有傳聞,已經有超級強大的宗門在私底下跟他接觸過。

可謂是白雲城一顆無比閃亮強大的新星,可現在,魏漾竟然要挑戰他!

這簡直讓眾人都有種無法接受的感覺啊!

兩人同樣都是仙人之境,可司徒摘星卻比魏漾要先進入仙人之境,再加上司徒摘星的天賦,這一戰,在很多人看來根本沒有必要啊!

可今天可是魏漾大喜的日子,若是沒有把握,誰願意,誰又敢當著眾人的面兒下挑戰呢?

臣服吧小乖 「難道他有拿下司徒摘星的能力了?」

所有人都是一臉的好奇,激動,若真是如此,這可是一場驚駭世俗的大戰啊!

人群中,林逸嘴巴里叼著一根青草,也是一臉的玩味之色,魏漾的表現讓他有些意外了。

「司徒摘星,你到底應戰不應?」

一臉邪惡氣息的魏漾,盯著司徒摘星咄咄逼人的質問道。

眾人一聽,目光全部都落在了超然於世,洒脫不羈的司徒摘星身上。

「既然……你這麼想輸,我給你這個機會!」

司徒摘星神色冷漠的獰笑道。

「哈哈,好!」魏漾大笑,似乎真的很開心一般。

與君共江山 「刷!」

紫光閃爍。

而後。

虎鬥場上多了一個人,赫然是名氣頗大的司徒摘星。

司徒摘星眸光迫人,宛漆黑無垠的星空,給人一種浩瀚磅礴到了極致的感覺,此時顯然也動怒了,以至於他那恐怖的氣息就像是一隻在不斷吞吐雲霧的巨獸一般,讓人望而生畏。

隨著司徒摘星登場,整個虎鬥場的氣氣氛在這一刻都變得無比凝重起來,這一戰,對於很多人來說,都可能是他們一生之中見到最為精彩恐怖的一戰。

萬眾期待中。

「戰吧!!!」

司徒摘星,雙眸中戰意沸騰,宛如能夠焚燒世間一切的烈火,在瘋狂的跳動。

「你放心,我魏漾既然下了戰書,自然不會避而不戰,不過人不夠,還請稍等片刻!!」

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魏漾竟然沒有當場答應,反而淡淡的笑道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兒?」

「難道他在等幫手,想要一對二?」

有人皺著眉頭嘀咕道了起來,不過這個想法倒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,畢竟司徒摘星的名氣實在太大,他的戰鬥力也實在太過恐怖。 「你若是想要二對一的話,作為一個光明磊落的人,你應該提前說清楚!」

司徒摘星面色凝重了一分,不悅的說道,區區一個魏漾,不管他得到了什麼傳承,司徒摘星都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。

可若是他還有幫手,那這件事兒就不好說了,畢竟魏漾的實力也算是不俗了,再加上一個超級強者的話,今天說不定他還真不能大意了,而且他現在已經入了戰場,想要反悔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「二對一?」

魏漾神情一怔,隨後嘴角的弧度慢慢變大,詭異的笑道:「何止是二對一啊!我估摸著,二對一都不行,應該要更多一點才對!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去,這魏漾這麼不要臉的?」

「可不是,在他們家的地盤兒上,二打一還不滿意,竟然還要找幫手?」

「瑪德,我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魏家的人這麼不要臉呢?」

眾人一聽,頓時再度炸開鍋了,實在是魏漾的行為在他們看來,過分了,簡直過分的沒有邊際了。

光明正大的比斗,二打一就已經夠不要臉的了。

繼而。

在所有人鄙夷,嘲諷,不屑的目光下,魏漾緩緩抬起了頭,嘴角的笑容也越發的詭異邪惡起來。

看台上的所有賓客,都急忙看向了四周,都想要看看,倒是什麼人竟然能夠這麼無恥,在這大庭廣眾之下,竟然要跟魏漾聯手挑戰司徒摘星。

「張虎,你也在,很好,請入場。」

「劉青峰,你也在,真的讓我很開心,請你入場!」

「鬼虎,沒想到你竟然也會參加我的婚禮,很好,請入場!」

魏漾看著三名同樣是戰皇榜上的強者,再也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,直接咧嘴大笑了起來。

「三名?魏漾竟然有這麼大的面子,能夠讓戰場幫上排名第一百零九,第一百二十三,第一百五十五的三名強者同時幫他?」

有人瞪著眼睛,發出了驚呼。

雖然鬼虎三人的戰鬥力,在戰皇榜上的排名無法跟司徒摘星相比,可他們畢竟也是戰皇榜上的強者啊!

強者不可辱,強者有強者的尊嚴,有強者的傲氣,是根本不屑於跟人聯手的,可現在,竟然要聯手了?

「魏漾,你他嬢的在這裡亂嚷嚷什麼?你虎爺不屑於跟你聯手!」

「不錯,魏漾我劉青峰跟你也沒有這個交情,你這樣胡亂點名位面有點過分了吧!」

「我張虎自從懂事兒開始,從來都是單打獨鬥,老子不會跟你聯手的,你趁早死了這條心!」

被魏漾點名的三名強者,紛紛瞪著眼睛,氣急敗壞的呵斥道。

在他們看來被魏漾點名,就已經是一種恥辱了,如果這裡不是魏家,他們恐怕真的要動手教訓一下魏漾了。

這簡直就是垃圾到了極致。

周圍的賓客,一聽,一個個也是一臉鄙夷的鎖定了魏漾。

不但魏漾這次舉動行為非常丟人,別人的拒絕那更是雪上加霜啊!簡直就是把魏漾的臉摁在地上來回的摩擦啊!這是一點臉面都不給的意思了啊!

司徒摘星一聽,也是怒極而笑,盯著魏漾不屑的嘲諷道:「拜託你下次找人聯手的時候,能不能提前跟對方商量一下呢?」

「跟人聯手?」

魏漾一聽,頓時神情一怔,隨後揚天哈哈大笑道:「我不是找他們聯手,我是讓他們跟你聯手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轟!!!」

整個虎鬥場瞬間就像是有幾百枚炸彈同時爆炸了一般驚悚啊!

每個人都傻眼了。

實在是魏漾說的話太過讓人震驚了。

一對一,魏漾都未必是司徒摘星的對手,可現在,魏漾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說要一挑四,最要命的是這個四個人個個都是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啊!

「這他瑪德就是神經病!」

有強者壓不住自己的脾氣,瞪著眼睛就臭罵了起來。

「丫的能不能要點臉?你憑什麼一挑四?」

「瑪德,這是怕自己死的不夠快?」

濃濃的震驚過後,便是一道道的嘲諷。

林逸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,他的觀察力遠比一般人要強很多,幾乎可以肯定,魏漾絕對不是在說笑,在他那看似平靜的目光深處,林逸看到了一絲嗜血,一絲被壓抑了許久的瘋狂。

「難道這小子真的有一挑四的能力?呵呵,若真是如此,那倒是有些意思了啊!」

林逸意味深長的獰笑道。

「你們怎麼說?有本事殺了我,我絕對沒有絲毫怨言,而且我魏家也絕對不會找諸位的麻煩如何?」

魏漾再度說道,不過這次他的聲音倒是蘊含了一絲靈力,沒辦法,消息太勁爆了,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在跟旁邊同行的朋友討論,臭罵,他不動用靈氣也不行了啊!

「你真的在找死,你知道嗎?」

司徒摘星咬著槽牙,一臉的猙獰瘋狂。

恥辱!

這對他司徒摘星來說是恥辱。

是一種只能用對手的鮮血才能洗刷的恥辱!

他成名多年,從一出生就帶著光環,成年之後,更是戰績驚天地,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小瞧過?

「司徒摘星,殺了他,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,我張虎幫你!」

「司徒摘星,殺了他,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,我鬼虎幫你!」

「司徒摘星,殺了他,若是魏家找你的麻煩,我劉青峰幫你!」

三位被點名的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,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殺機,盯著司徒摘星說道。

只是讓他們四人聯手殺魏漾一個,他們實在做不到,因為魏漾不配!

「好!」

司徒摘星沒有任何的遲疑,他從來沒有這麼想要殺過一個人,當即那伴隨他二十年的摘星劍徒然出手。

劍出,剎那芳華。

整個虎鬥場四周所有的強者在這一刻都是面色驟變,便是林逸的瞳孔都微微一縮。

「好恐怖的一劍,這司徒摘星不愧是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!」

「不錯,這一劍,簡直猶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刺目,看似極遠,可瞬間而至,簡直詭異,犀利到了極致啊!」

有兩名強者眼睛瞪的圓鼓鼓的驚呼道。 「竟然已經領悟到了劍心,難怪能夠在戰皇榜上佔據名額!」

林逸抿嘴淡淡的笑道,雖然司徒摘星領悟的並不是劍心之中最恐怖的王者之劍,不過他的劍心倒也算是十分犀利,頗有幾分夜晚星空那種包羅萬象的感覺,給人一種浩大無邊的錯覺。

「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啊!這司徒摘星果然不凡啊!這一劍,我看魏漾危險了啊!」

有以鬚髮皆白的老者,微微頷首,盯著司徒摘星滿意的笑道。

眾人一聽,也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捫心自問,這一劍如果放在他們身上的話,能夠擋住的還真沒有幾個!

馮廣等人此時一個個神色也悠地變得緊張起來,他們知道魏漾的戰鬥力不俗,可此時這心裡也有些緊張了。

實在是司徒摘星這一劍太強,太強!

強大到已經擊潰了他們的信心。

「等會兒,若是少爺有危險,你們全部都給我上,無論如何要保住少爺,少爺不死,我魏家不死!」

馮廣咬著槽牙,以大管家的身份,盯著站在旁邊的幾名老者沉聲說道。

這幾人的境界也不過是渡劫後期,馮廣對他們也沒報太大的希望,只要能夠救下魏漾的性命即可。

「大管家放心,我們是魏家的人,自然不可能看著少爺有危險!」

幾名老者一聽,紛紛抱拳,一臉凝重的答應了下來。

此時,司徒摘星的劍芒也以驚人的速度到了魏漾的面前。

可魏漾卻彷彿沒有感知到這一劍的恐怖一般,此時才慢慢的抬頭,宛如剛剛蘇醒的巨龍一般,眼神輕蔑的盯著那殺過來的一劍,而後,直接揮拳而上。

「給我破!!!」

「砰!……」

可怕至極的悶響聲驟然響起,宛如有幾百斤的炸藥直接在眾人的耳邊爆炸了一般,讓每個人的耳朵里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陣嗡鳴之聲,不少修為底下的人在這一刻更是忍不住發出一聲聲痛苦的慘叫。

而司徒摘星打出來的那恐怖到了極致,讓所有人都為止心驚膽戰的劍芒,竟……竟……竟然碎了!

「這怎麼可能?」

有勉強可以穩住身形的蓋世強者亡魂俱冒的發出了一聲驚呼。

在場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,魏漾使用拳頭去接司徒摘星的劍芒的啊!

血肉之軀如何能夠跟利刃相比呢?

可現在,這詭異的一幕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啊!

這簡直把所有人震驚的都要窒息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You may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