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美君挽著林逸的胳膊面若桃花一般,甜美的走了進來。

「咳,叔叔好,阿姨好,爺爺好!大姨好,大姨夫好,表姐好,表姐夫好!」

林逸神情平淡,簡直是教科書式的問好。

陳美君跟陳升兩人一聽,頓時傻眼了,紛紛瞪著眼睛,一臉詫異的看著林逸,這跟他們認識的林逸可是有很大的改變啊!

「呵呵,好,好,坐吧!美君給林,林逸是吧!倒水!」

王美玲看著林逸急忙說道。

「哦!」陳美君急忙拉著林逸走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坐下,至於陳天行等人,則是自動站在了林逸的背後。

王琴傲慢的看了一眼林逸背後的陳天行三人之後,才冷冷的笑道:「林逸是吧!這排場不小啊!還帶三個保鏢呢?怎麼了?怕自己被綁架了啊?」

「呵呵,今天都是一起出來玩兒,看看這京城的繁華,綁架什麼的倒是不擔心。」林逸看著王琴淡淡的笑道,這世上能夠綁架他林逸的人怕是不多,最少,現在京城內應該是沒有的。

「出來看看京城?呵呵,這麼說你林少還不是京城的人了啊?」王雪一臉鄙夷的冷笑道,作為天子腳下長大的人,她們的骨子裡天生可是帶著一股驕傲的,特別對於林逸,王雪心裡更是充滿了濃濃的鄙夷之色。

「嗯,我們都是外地的。」林逸淡然笑道。

「外地的?呵呵,你們外地難道登門拜訪客人都是空手而來嗎?」王琴看著林逸一行人冷冷的笑道。

陳紹良一聽,面色又陰沉了一分,覺得林逸實在太不懂禮數了,就算是沒辦法拿貴重的東西,怎麼著也應該隨便帶點家鄉的特產什麼的啊!如這樣空手而來,陳紹良臉上那真是一點顏面都沒有。

「老公,我記得你第一次上我們家的時候好像買了茅台吧?」王雪挽著胡偉的胳膊,扭頭,一臉甜蜜的笑道。

「呵呵,當時家裡比較窮,沒辦法啊!就拿了兩瓶茅台跟一盒西湖龍井吧!」胡偉淡淡的笑道。

「禮物準備好了,就在外面,隨時可以送進來。」

陳天行見狀,微微彎腰,湊近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。

林逸見狀微微點頭,看著王琴淡淡的笑道:「第一次登門,自然不可能空手而來,禮物已經準備好了。」

林逸話音一落,外面就走進來了兩名女生,兩人都穿著大紅色的旗袍,身高足足有一米七,簡直就像是兩個國際知名的模特一樣杏干,在那一瞬間,胡偉整個人都愣住了,王雪雖然長得不也不錯,可基本上都是靠整容,靠各種化妝品堆出來的。

你平時看看照片,覺得她還有個七八分,可一旦卸了妝,那手術留下的痕迹,簡直被放大了無數倍,看著就讓人噁心,而且,就算是化妝了那粉底,那眼線近距離看了之後,也同樣讓人無比的難受。

胡偉甚至都沒有想過,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漂亮杏乾的女人。

「你大爺的,你看什麼呢?」王雪一臉怒氣,咬著槽牙,小手也有如毒蠍子的尾巴一樣狠狠的落在了胡偉身上。

「嘶!」

胡偉倒吸了一口冷氣,急忙收回了目光。

「陳先生,王小姐,這是林少為二位準備的禮物。」

兩名杏乾的女人同時開口說道,隨後一個一個托盤放在了王美玲跟陳紹良的面前。

「嘖嘖,這排場弄的倒是挺不錯的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什麼皇親國戚在送禮呢,姐姐,姐夫,打開看看唄!」

王琴眼睛一翻,傲慢的冷哼道。

「打開看看,孩子們的心意,不分貴賤!」坐在一旁,老神在在的陳升淡淡的笑道。

陳紹良見狀不敢在端著了,急忙跟王美玲一起打開了面前的托盤。

陳紹良面前的是一本書,一個鼻煙壺,還有一個玉扳指,只不過這三樣東西卻沒有一樣是新的全部非常的陳舊,甚至那玉扳指上面還有斑駁的痕迹,那感覺就像是剛剛從土裡挖出來的一般。

便是林逸看到這一幕,都是眉頭微微一皺,有些不太滿意了,如果不是在陳家,他都忍不住要開口詢問陳天行這都準備的是什麼玩意兒了。

「哈哈,我的天啊!果然,只能算是心意了啊!」王琴瞪著眼睛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一旁的她的老公,趙亮此時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,說道:「這三樣東西這麼陳舊,該不會是從古墓里剛剛挖出來的吧?」

「呵呵,岳父你也真會開玩笑,這樣成色的東西,就算是那些盜墓的怕都看不上吧?」

胡偉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「不錯,送禮竟然送別人用過的舊物件兒,這該不會是看不起我姑父吧?」王雪生怕事情不夠大,盯著那三件東西冷冷的笑了起來,心裡那也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,「陳美君,你不是什麼都要比我強嗎?今天,我倒要看看你的男人怎麼把丑出盡。」 陳紹良一聽,這臉色真是越發的難堪起來,之前陳美君可是把林逸說的天上有地上無的,可現在,竟然拿出這樣的禮物,禮物一般也就算了,如果林逸的派頭能夠小一點,他陳紹良也能夠好想一點啊!

可現在,林逸拿出這樣的禮物就算了,竟然還帶了三個保鏢過來,這算什麼?在他這個岳父面前耀武揚威嗎?打腫臉充胖子嗎?

如果不是大家都在這裡,陳紹良不想陳美君的面色太過難堪,此時都忍不住想要趕林逸離開了。

「我有點不舒服,先去樓上休息一會兒,吃飯不用等我了。」

陳紹良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,一臉不滿的搖頭嘆息道。

陳天行一看,頓時面色大變,這次的禮物可是他準備的,如果陳紹良不喜歡,那他陳天行這次可就失職了啊!

「陳紹良先生,請稍等!」

陳天行急忙上前,恭敬喊道。

陳紹良眉頭微微一皺,有些不悅的看著陳天行問道:「你還有什麼事兒?」

「是這樣的,這三件禮物,第一件乃是唐明皇曾經帶過的玉扳指,那上面的東西叫做沁,貨真價實,第二個鼻煙壺乃是乾隆當年使用過的,所以自然會有些陳舊,至於那本書更是宋朝的孤本,按道理,陳先生應該是非常喜歡這三樣東西的,我不懂為何陳先生一臉的不滿呢?」

陳天行好奇的問道,這件事兒他必須要搞清楚。

「什麼?乾隆用過的鼻煙壺?唐明皇帶過的玉扳指?還宋朝的孤本,哈哈,林逸啊林逸我算是明白你為什麼要帶著這三個過來了,還真不是保護你的。」

王琴一聽,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「媽媽,不是保護他的是做什麼的啊?」王雪瞪著大眼睛,一臉天真的盯著王琴不解的問道。

「咯咯,當然是來吹牛的啊!你看看他認真的樣子,簡直就跟真的一樣,一個連車都沒有,要靠雙腿走路的人,你這未免也吹的太大了一點吧?」王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陳紹良一聽,面色越發的陰沉起來,當即冷哼一聲,袖子一甩便準備離開。

「爸爸,你自己不就算是半個古董大家,這宋朝孤本是不是真的,你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嗎?為什麼要聽別人的一面之詞呢?」

陳美君一聽,頓時不滿了,起身看著陳紹良不滿的質問道。

王美玲一聽,那溫柔的大眼睛微微一亮,急忙看著自己的老公笑道:「興許是孩子們買錯了呢?你幫著看看,宋朝的孤本能夠保存到現在,那可是非常稀有的真品了哦,如果是真的就這麼錯過了你甘心嗎?」

陳紹良一聽,眉頭皺了一下,隨後坐了下去,直接越過那鼻煙壺跟那唐明皇的玉扳指,拿起了那宋朝的孤本,當書籍剛入手的剎那,陳紹良便是眼睛一亮,急忙低頭看了過去,作為一名經常跟古籍大叫道的大家,那種材質,那種觸感,陳紹良還是非常有經驗的。

就像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驗鈔員,就算是眼睛閉著,光憑藉手感,她就能夠肯定鈔票的真假一樣,那種經過時光的書籍,觸感是根本無法作假的。

「君君,把我的眼鏡給我拿來!」

陳紹良咬著槽牙,如臨大敵一般,沉聲說道。

「什麼?難道是真的?」

王琴一看,整個人也是眼睛一瞪,一臉的詫異,陳紹良不太喜歡軍事,為人更是非常的低調,但是有一點,那就是在古籍上的造詣,在整個京城絕對算的上是威名赫赫,稱的上是真正的大家。

陳美君一聽,頓時抿嘴一笑,急忙起身邁開杏乾的鎂腿沖了出去,不一會兒就把陳紹良的眼鏡拿了過來。

「姑父,這東西難道是真的嗎?」王雪伸著腦袋,看著那古籍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可此時陳紹良卻彷彿已經被那古籍吸引了一般,竟然沒有理會王雪的提問,十分認真的盯著手中的古籍翻看。

眾人見狀倒是不好打擾了。

王雪的目光只能落在林逸的臉上,看著林逸那廉價的衣服鞋子,嘴角慢慢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,「我就不信,你這個窮光蛋能夠拿出宋朝的孤本,能比我王雪的男人還要優秀。」

半晌后。

陳紹良抬起頭,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問道:「這孤本你們是從哪裡來的?」

「嗯?有問題?」

王雪一家人一聽,紛紛抬頭一臉玩味的看向了林逸。

「我說林少,不會是偷來的吧?」

「呵呵,做人還是要誠實一點,沒有本事不要緊,如果連做人的基本原則都沒有了,那可就沒意思了啊?」

林逸見狀扭頭看向了陳天行。

陳天行急忙解釋道:「這東西是我一個朋友今天送給我們的,可是有什麼問題嗎?」

「孤本是真的,不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他應該是六王爺收藏的東西,哼!你們如何能夠拿到?」陳紹良咬著槽牙,瞪著眼睛,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一行人呵斥道。

在他看來,偷東西那可是犯罪了,簡直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。

「什麼?六王爺的?」

眾人一聽,頓時眼睛一瞪,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。

六王爺那可是真正的皇族,家裡各種珍貴的文物簡直多不勝數,在京城的地位更是非常的超然,可現在陳紹良竟然說這件東西是六王爺的。

「哼!我就說嘛!你看看他的穿著,全身上下怕是連兩百塊都不要吧!我家裡的下人也比他穿的好啊!怎麼可能拿的出來這麼珍貴的東西呢?哎,本以為沒本事就算了,誰知道不但沒本事,竟然還沒品格。」說道這裡,王雪微微嘆息了一聲,看著陳美君不悅的呵斥道:「美君啊!不是表姐我說你,挑選男人這方面,你可要跟我多學習學習,你看看你表姐夫,年紀輕輕便已經身家千萬,而且可是白手起家哦。」

陳升一聽,也是眉頭微微一皺,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林逸,那六王爺在京城可是一個怪人,一般人不要說從他哪裡拿走古董了,便是想要進入他的府邸,都是天大的恩賜了,可林逸,竟然能夠拿走對方的東西,可見林逸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啊! 最少,一般人怕是連進入六王府的能力都沒有,不過這並沒有為林逸加分,反而讓陳紹良越發的反感林逸,他的父親可是陳升一位華夏非常正直的老將軍,自小的家教自然也非常的好,所以從小他們就非常反感這些雞鳴狗盜之輩。

「嘖嘖,竟然敢動六王爺的東西,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,可知道這樣便是陳家都有可能被你們害死?」

王琴帶著翡翠戒指的大手,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,盯著林逸一行人不滿的呵斥道。

「呵呵,兄弟啊!不是當哥哥的說你,人沒錢不要緊,可要有骨氣啊!你這倒好,錢沒有,骨氣也沒有,實在太讓我失望了,本來我還打算讓你到我的公司上班呢,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!」

胡偉抬頭看著林逸微微搖了搖頭,同樣一臉鄙夷的冷笑道。

重生娛樂圈選擇障礙症 「哼!老公,這種人你可千萬不能請,你能夠拿下GJK在京城的總代理,那以後可是日進斗金的好生意,怎麼能收一個小偷呢?如果讓人知道了,豈不是有損咱們GJK的名聲嗎?」

西涼董魔王 王雪一聽,頓時眼睛一翻,一臉傲慢的冷哼道。

「GJK?你是GJK京城的總代理?」林逸一聽,頓時抬頭一臉詫異的看向了胡偉,倒是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這麼小,自從林逸拿下拜神教之後,卡爾自然也是跟著水漲船高,之前欠他的好幾個獎盃現在都補給他了,GJK更是一舉成為了現在義大利,乃是世界的知名品牌,能夠成為總代理,這胡偉倒是有些本事了。

「哼!沒想到你這個土包子竟然也知道GJK。」王雪越發的傲慢起來。

「呵呵,我跟卡爾關係還不錯吧!」林逸淡淡的笑道。

「什麼?你跟卡爾關係還不錯?」

胡偉一聽,頓時眼睛一瞪,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,王雪也同樣如此,在他們看來,林逸鐵定是又在吹牛了,卡爾那在他們眼中,簡直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,他林逸有什麼資格認識人家呢?

便是胡偉,成為京城的總代理,也不曾見到過卡爾本人啊!更何況是林逸呢?

「我的天啊!你這個人真的是要噁心死我了,怎麼什麼牛人你都能夠扯上關係呢?我拜託你照照鏡子好不好?你看看自己穿的是什麼?我說的難得聽一點,你這一套衣服怕是都買起我的一條褲子吧?」

王雪捏著自己的名牌褲子,盯著林逸一臉厭惡的呵斥道。

「王小姐請自重,我家主人可不是你能夠隨便說三道四的,再者,我主人身上的這套衣服那是深海黃金亞麻製作而成,他可是比黃金更加貴重的東西,光是這一套衣服加上手工製作成本,已經在兩百萬了,買不起你的一條褲子?你實在裝的有些過了。」

陳天行盯著王雪一臉鄙夷的冷笑道,全身上下加起來也不過才區區是幾萬塊錢,竟然也敢跟林逸比較,這簡直有如螢火蟲跟皓月在爭輝一般可笑。

「什麼?深海黃金亞麻?還一套兩百萬?哈哈,你怕不是想要笑死我,繼承我的遺產吧!」

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王雪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在她看來,陳天行等人實在吹噓的有些沒邊兒了。

「好了,不要在這裡廢話了,我問你們,這宋朝的孤本是不是從六王府偷來的?」陳紹良咬著槽牙,神情激動,顫抖著盯著林逸質問道。

「爸,你為什麼要這麼問?我不早就說過,林逸很有錢的,你喜歡書籍,他給你弄來這宋朝的孤本,你為何要質問他,懷疑他?」陳美君看著自己家人的態度,頓時就不滿了,盯著陳紹良冷冷的呵斥了起來。

「大膽!你這是什麼態度?難道我喜歡什麼東西,就要用見不得光的手段偷來嗎?」

陳紹良看著陳美君虎目怒瞪,盛怒呵斥道。

「哎呀,好了,都消消氣,動這麼大的肝火做什麼?不管怎麼樣,人家孩子也是好心啊!」齊袖看著事情似乎越來越難看了,忍不住開口勸說道。

「爺爺,你不要坐在哪裡偷偷笑,你說句話,林逸的實力,你應該比較清楚吧!」陳美君看著陳升不滿的呵斥了起來。

陳升一聽,頓時有些尷尬的呵呵笑了起來,道:「既然林逸說是六王爺送的,給六王爺打個電話不就行了。」

「對啊!就給六王爺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不就好了。」

王琴也激動的笑道。

陳天行見狀,看著陳紹良微微點頭說道:「既然陳先生懷疑這些東西的來歷,完全可以給六王爺打電話,我這裡有電話。」

「不,不用,我也有。」

陳紹良結巴了一下說道,隨後急忙拿起了自己的手機,認真的找尋了一遍之後,才在通訊錄里找到了六王爺的電話。

「姑父,趕緊打吧!宋朝孤本價值連城,如果真的是六王爺弄丟的,咱們也好及時說清楚啊!要不然,一旦六王爺發怒,到時候,咱們陳家可不單單是在京城丟臉了,弄不好一旦成為六王爺的敵人,哼哼,陳家雖然家大業大,也未必能夠承受六王爺的怒火啊!」

王雪傲慢的冷哼道,不過她說的倒是事實,六王爺也許放在整個華夏算不上什麼了不起的人物,可是在京城,他的人脈,他的關係網,那絕對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夠招惹的,歸根結底,這裡可是人家的家,也只有他才有資格稱之為家的地方。

陳紹良一聽,也是心頭一緊,陳家也就陳升能夠獨當一面,稱得上是真正的大人物,可陳升畢竟年紀一大,一旦得罪六王爺這樣可怕的強者,他們陳家還真承受不起。

「呼呼,我現在就給六王爺打電話。」陳升深吸了一口氣,強行壓下心中的憤怒撥通了六王爺的電話。

二十秒之後,電話響起,一個慵懶的聲音,冷漠的問道:「誰啊?」

陳紹良急忙討好的笑道:「六王爺您好,我是陳紹良。」

「陳紹良?」電話里沉吟了片刻,才繼續說道:「咱們認識嗎?」 陳紹良一聽,頓時老臉微微一紅,有些尷尬的笑道:「不認識,可我這有一分宋朝的孤本,我記得曾經是六王爺您收藏的,可現在,卻出現在了我家,我想要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?」

「宋朝孤本?」

坐在黃花梨製成的書房內的六王爺一聽,頓時眼睛一亮,急忙坐直了對著電話一臉討好的笑道:「那個是不是還有一個扳指跟鼻煙壺啊?」

「對對,就是這三樣東西,請問?」陳紹良拿著電話,掌心都有些出汗了,一旦這三件東西是偷來的,他們陳家怕是也難辭其咎。

「呵呵,我想起來了,林少,這東西是我送給林少的,您應該是陳美君小姐的父親吧?」六王爺聲音恭敬了起來,問道。

「不敢,不敢,正是在下,您說這三件寶貝是您送給林……林少的?」陳紹良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。

「呵呵,不錯,林少對於去您家的這件事兒很是慎重啊!為此,特意聯繫上了我,當然,這也是我小六的榮耀,東西怎麼樣?喜歡嗎?」六王爺笑問道。

「小六?」

整個客廳里所有人都傻眼了,這可是六王爺啊!在華夏的地位簡直高的可怕,可現在,竟然自稱是小六?

這簡直就如同一名帝王突然有朝一日,讓別人叫他小弟一樣難以置信。

便是陳升的麵皮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,要知道,單論輩分的話,陳升在六王爺面前也是晚輩啊!可現在,這個身份地位都無比崇高的六王爺,竟然叫自己小劉。

陳紹良就更加震驚了,一時間整個人都獃滯了。

「對了,您要是有任何的不滿,只管開口說,我家裡的東西您也知道,別的不敢說,古董方面在京城沒人比我多,這林少難得麻煩我一次,我小六子必須要把事情辦漂亮了啊。」六王爺對著電話無比認真的說道。

秀才不出門,便知天下事。

現在的六王爺正是如此,別看他整日在王府內深居簡出,可外界發生的一切事情,他都是了如指掌,林逸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啊!連薛家這樣的京城名門望族,都被整到邊疆去種樹了,他六王爺再自負也不認為能夠招惹林逸啊!

更何況幾件古董對他來說還真不算什麼,只要能夠跟林逸搭上線,那就值了。

「不不,我很滿意,我很滿意,那就不打擾繞您了啊!」陳紹良急忙恭敬的說道,林逸敢不把六王爺放在眼裡,可他陳紹良不行啊!

「呵呵,滿意就好,咱們都是皇城根上長大的孩子,以後沒事兒常來我府邸坐坐,咱們啊交流一下古玩房門的心得!」六王爺笑呵呵的說道。

「是是,那咱們回頭見!」陳紹良受寵若驚的說道,能夠進入六王爺府邸,那可是不少古董大家一輩子的追求了啊!

「回頭見!」

掛斷電話,陳紹良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復,自己的女婿竟然能夠讓六王爺如此尊敬,哪怕電話是他親自打的,都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。

「你怎麼認識六王爺的?」陳紹良盯著林逸,有些好奇的問道,林逸實在太年輕了,而且京城也並沒有什麼比較龐大的林姓宗族,對於林逸他還真是充滿了好奇,畢竟這傢伙平時除了古董之外,可就沒有其他的愛好了,而陳美君自然也不方便把林逸的那些身份說出來,所以對於林逸他簡直是一點都不了解。

「呵呵,我並不認識六王爺,這事兒是天行安排的。」林逸淡淡的笑道。

「天行?」

陳紹良抬頭看向了宛如下人一般的陳天行,微微點頭。

「呵呵,不錯,不錯,沒想到這三樣東西竟然是真的,林少的確是讓人大開眼界啊!」王雪咬著銀牙,無比憤怒的冷笑道,隨後看著像了齊袖的那一份禮物笑道:「既然姑父的這一份是真的,我想姑姑的這一分應該也是什麼極為罕見的真品吧?」

「不錯,我家主人送禮自然是當世罕見,最少,你一輩子都消費不起!」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You may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