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若天一看,頓時眼睛一瞪,咬著槽牙,一臉憤怒的呵斥了起來,在他看來,在這個時候黃正龍站出來說這些廢話,幾乎就等同於是在當叛徒。

「黃正龍,做人不能忘本啊!」

王莽等人也咬著槽牙,個個一臉鄙夷的盯著黃正龍的背影呵斥道。

只可惜,黃正龍卻像是沒有聽到一半,依舊是雙手抱拳,彎腰,無比恭敬希冀的看著程明宇。

「哈哈,好,黃正龍是吧!你過來,我不但會帶你去仙域,而且一定會給你一個錦繡前程的。」

程明宇一聽,頓時看著黃正龍一臉激動的哈哈大笑了起來。 「多謝上仙!」

黃正龍聞言,頓時面色大喜,急忙上前一步,無比恭敬的站在黃正龍的背後,宛如老奴一般。

林逸的面色一瞬間也陰沉到了極點,他看這黃正龍的實力不俗,又是天諭書院的學生,才給了對方一次機會,卻沒想到,這扭頭竟然就開始背叛他了。

「林逸,你真是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在這裡欺騙本使者,是不是想死?」

程明宇一聽頓時眼睛一瞪,宛如發怒的神明,盯著林逸就咆哮了起來。

林逸眉頭一皺,看著程明宇神情冷漠的說道:「給我的師傅道歉!」

「什麼?你說什麼?」

程明宇眼睛一瞪,伸著腦袋一臉玩味的盯著林逸笑道,那神情充滿了殘忍戲虐的感覺。

「林逸……」

天原勝面色大變,林逸的性子實在太剛了,一旦真的跟程明宇走到了對立面,那今天他們就死定了啊!甚至,連他們進入仙域的事情都會被耽擱。

「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」

林逸咬著槽牙,沉聲說道,龍有逆鱗觸之必死,這程明宇敢打傷天原勝幾乎已經上了必死的名單,如果不是為了背後的王莽等人考慮他早就動手了。

「哈哈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我告訴你,今天,你們這些人一個也別想去仙域,什麼玩意兒,還有你林逸,你不是很囂張嘛!很牛嘛!跪下給老子道歉,否則,殺無赦!」

程明宇瞪著眼睛,殺氣騰騰的冷笑道,他可是渡劫期的修為,再加上身上的法寶,以及修行的功法,還真沒有林逸等人放在眼裡的意思。

王莽等人一聽,竟然不能去仙域了,不禁面色微微一變,不過倒是沒有多說什麼,他們之所以能夠進入仙域也不正是因為林逸嘛!

「我到要看看你怎麼殺無赦!」

林逸咬著槽牙,沉聲冷笑道,同時,體內可怕的力量也慢慢的蘇醒沸騰,宛如巨龍一般在咆哮。

「林逸,既然你想死,那就不能怪老子了。」

程明宇見林逸竟然真的沒有下跪的意思,不急也是怒火中燒,當即咬著槽牙,身形一晃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,速度快如鬼魅,在場眾人,竟然無一人能夠看清楚程明宇的軌跡。

便是強悍如天原勝,如唐七,也僅僅只是勉強看到一絲幻影而已。

「瑪德,跟他拼了!」

王莽一看,槽牙一咬就準備上前了。

「你們退下,這樣的垃圾我一個人就可以!」

話落林逸動了,速度同樣快的當世無雙,一拳砸了出去。

「砰!」

一聲驚天巨響。

而後。

說說我捉鬼的那些年 林逸跟程明宇同時倒退了五六步。

天地間一片死寂,每個人都是一臉驚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。

沒有人想到林逸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,竟然敢對仙域內的接引使者動手。

更沒有人能夠想到,林逸的實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,憑藉天龍之境的修為,竟然能夠跟程明宇這種渡劫期的強者打成平手。

程明宇也沒有想到林逸的實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,一時間面色陰沉到了極點,咧嘴如嗜血的巨獸,盯著林逸殘忍的獰笑道:「難怪牧仙子等人如此看重你,實力果然不俗啊!只可惜,今天你死定了!」

話音一落。

程明宇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召出了一把仙劍,可怕的仙焰跳躍,瞬間就讓眾人的心頭一顫。

林逸見狀邪魅一笑,手中也悄然多了出一根狼牙棒,沒有了接引使者他還有其他的辦法修行,大不了直接踏碎虛空,進入域外星空,讓他林逸跟程明宇低頭,讓他林逸低三下四那是斷然不可能的。

「心劍!」

林逸低頭呢喃,原本就無比可怕恐怖的狼牙棒,在這一刻驟然一亮,變得猶如大刀一般刺目。

同時,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,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,瘋狂的湧入了手中的狼牙棒上。

狂風詭異的出現在了林逸的四周,瘋狂的轉動,攪動周圍濃郁的幾乎化不開的靈氣。

程明宇一看林逸的威壓,不禁也是眉頭微微一皺,有些驚訝,「這小子的實力果然恐怖,看來今天是留不得他了,否則,一旦進入仙域,老子豈不是要被他欺負?」

「神光劍!」

程明宇輕喝,手中的仙劍上驟然爆發出了億萬道的光芒,這些光芒無比的刺目,一道道竟然把虛周圍的虛空都切割出了黑色的裂縫,端的是鋒利無匹。

「逍遙遊!」

林逸爆喝,整個人猛的往前一衝,速度達到了極致,快的便是天原勝等人都無法看清楚。

「不好!」

程明宇見狀頓時面色大變,手中的仙劍幾乎是本能的朝著林逸刺了過去。

「砰!」

一聲巨響。

仙劍之上可怕的光芒戛然而止就像是燈光突然停電了一般!

隨後。

所有人都見到了畢生都難以忘懷的一幕。

只見仙域的接引使者腦袋竟然直接被狼牙棒砸的炸開了一塊兒,就像是爛掉的西瓜一樣,整個人還保持著出劍的招式,可是卻已經死透了。

「這,他,他竟然敢殺上仙?」

有人面色蒼白,指著林逸無比驚恐的哆嗦道。

「這,這可是捅了天大的簍子了啊!這件事兒一旦讓仙域的強者知曉,到時候我們就死定了啊!」

「完蛋了,完蛋了啊!他竟然殺了上仙啊!」

一道道絕望的驚呼聲不斷的響起。

仙域那在他們心中就是不可招惹,不可戰勝的存在啊!

可現在林逸卻殺了仙域的接引使者,一旦仙域動怒,那後果,便是整個崑崙虛弄不好都要化為齏粉啊!

「林逸……」

天原勝也驚呆了,實在是林逸跟程明宇之間的戰鬥太快了,兩次的碰撞連三十秒的時間都不到,他就算是想要開口阻止都來不及啊!

「你們放心,事情是我辦的,自然跟你們無關!」

林逸咬著槽牙,神情冷漠的笑道,隨後上前一步,一掌印在了程明宇的身上。

「砰!」

程明宇整個人直接化成齏粉消失在了天地間,只留下了一把仙器,兩枚儲物戒指。 天地間一片死寂,每一個人都驚恐十萬分,宛如被抽走了靈魂一般獃滯的站在原地。

來自仙域的上仙竟然被棒殺了?

一名渡劫期的超級強者,竟然被林逸這麼一個天龍之境的小子給打死了?

所有人的思緒都猶如山崩海嘯一般的混亂,便是強悍如天原勝等人也全部都傻眼了啊!

他們知道林逸的實力不俗,也知道林逸的戰鬥力堪稱是驚艷決絕。

可他們如何能夠想到林逸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?連仙域的渡劫期強者都給弄死了?

震驚過後,便是濃濃的恐懼。

殺上仙,那後果絕對是非常恐怖殘忍的。

傳聞,曾經在其他位面也有如此彪悍之人,一言不合就殺了上仙,結果,引得仙域中人大怒,降下天火,足足焚燒那個位面三百年,整個位面內的所有生靈,全部都化為灰燼。

為了彰顯仙域的威嚴,這件事兒,可是在仙域附屬位面之中流傳甚廣。

可現在,林逸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,他們如何能不恐懼呢?

在很多人的心裡,仙域那一定是他們無法戰勝的存在,絕望開始替代震驚,瞬間就把所有人淹沒。

「不好意思,我有點事兒來晚了啊!」

又是一道宛如滾滾天雷一般的笑聲驟然從虛空深處傳來。

林逸一聽,手腕一抖,直接把面前的儲物戒指跟仙劍收了起來,靜靜的盯著那急速飛來的接引使者,他既然殺了一個,自然也不介意再斬第二個。

「刷刷!!~」

無數人的目光瞬間就落在了這第二名的接引使者身上。

「恩?那程明宇沒來嗎?」

陳力看著周圍的眾人眉頭一皺,有些好奇的問道,可是心裡卻充滿了不爽的感覺,畢竟他已經跟程明宇商量好了,讓對方先行過來片刻,這要是錯過了接引時辰,那可是要出大事兒的。

「來……」

黃正龍急忙上前開口。

「來了的話,我等哪裡還敢站在這裡?」

林逸上前一步,看著陳力低頭恭敬的說道,可體內的力量卻是在狂暴的沸騰,隨時都能夠爆發出自己最強大的攻擊。

綜再面癱砍了你 黃正龍一聽,頓時面色一變,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,只是當迎上林逸那宛如刀鋒一般冷漠,兇殘的眼神兒,黃正龍卻是心頭一顫,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眼眸之中的殺機。

他若是膽敢再繼續廢話,說不定林逸真的會殺了他,聯想到之前林逸的兇殘,黃正龍到了嘴邊的話,一時間竟然不敢再說。

「這位上仙,這是我們書院的一點特產,還請您笑納!」

唐七急忙拿著自己的儲物戒指走了上來,一臉討好的笑道,生怕陳力發現了什麼。

「儲物戒指?」

陳力眼睛一亮,臉上浮現了一抹笑容,心裡的不爽在這一刻也煙消雲散了,「程明宇啊程明宇,讓你丫的早點來你不來,現在好了吧!這一份孝敬可就跟你沒關係了啊!」

「哎呀,這裡面竟然還有丹藥?這種程度的不死丹可謂是精品了啊!你從哪裡得到的?」

當無意間看到裡面放的不死丹,陳力頓時眼睛一瞪,有些驚訝的尖叫了起來,作為一名從仙域而來的強者,他的眼力自然不用懷疑,絕對是恐怖到了極點的。

只是一眼,便能夠看出來,這不死丹出爐的時間並不長,應該是最近煉製的,崑崙虛內有人能煉製出這種成色的丹藥還是讓他有幾分驚訝啊!

畢竟一名厲害的煉丹師,不管在哪裡都是很受歡迎的。

「這是我閑暇之餘煉製的丹藥,以便讓大家輔佐修行!」

林逸再度上前一步笑道,同時從自己的九龍戒指中拿出了一百顆丹藥,送到了對方的面前。

陳力看著那一個個散發著香味兒的白瓷瓶,眼眸之中簡直充滿了濃濃的震驚跟激動啊!

這些丹藥,便是在仙域也是價值不凡的存在啊!

「你小子……叫什麼名字?有如此厲害的煉丹之術,將來便是去了仙域之中,也定然是一方大人物啊!」

陳力激動的笑道,不過面前的丹藥,卻被他手臂一揮盡數收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。

「在下林逸,牧仙子應該說過!」

林逸笑呵呵的說道,他也不是傻子,之前之所以暴起傷人,乃是因為程明宇不知死活看上了他的師姐,甚至想要仗勢欺人。

可現在,陳力顯然沒有這方面的毛病,能夠跟著陳力進入仙域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。

「林逸?你就是林逸?哈哈,牧仙子對你可是讚不絕口啊!走吧我現在帶你們去仙域!」

陳力大手拍著林逸的肩膀,猶如見到了自己的兄弟一般開心。

林逸微微點頭,看著天原勝,唐七,任長風,曹定功等人咧嘴笑道:「你們只管放心修行,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。」

話落。

林逸再度看向了陳力笑道:「那就有勞陳前輩了啊!」

「哈哈,林少客氣了,以後說不定在仙域我還需要林少照顧一二,你直接叫我的名字陳力就好了。」

陳力收下了林逸如此多的丹藥,自然是心情大好,咧嘴笑道。

「那就有勞陳兄了,以後在仙域若是有用得著的地方,還請陳兄不要客氣。」

林逸淡淡笑道。

「好,一共九人都在這裡了嘛?」

陳力看著林逸背後的人群問道。

「都在這裡了,不過有一人乃是我的怨靈,此時受傷,被我收入識海之中在!」

林逸笑道。

可正局促不安的黃正龍一聽,卻是喜上眉梢啊!他還正在擔心自己沒有辦法去仙域了呢,卻沒想到陳力竟然開始點名了。

「那沒事兒,只要人數不多就行了,仙域雖然廣袤無邊,可靈氣,修行資源也終究是有數的,非林少這樣的絕世天才是不足以進入仙域的,走吧!」

話落。

陳力拿出一件法杖一般的仙器直接對著林逸等人一揮,頓時,一個巨大的透明氣泡就把王莽等人籠罩起來,緩緩朝著天空上飛去。

「恭送上仙!」

天原勝等人紛紛抱拳,一臉恭敬的笑道。

只要林逸殺程明宇的事情能夠糊弄過去,那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場造化了。

「哎,老子這命啊!跟這小子一起混了這麼長時間,結果到頭來什麼都沒有了啊!」

唐七搖頭,一臉無奈的嘆息到。 他從來沒有想過,在這崑崙虛內,竟然還有需要自己把儲物戒指交出去的一天,以至於他這半生的積累可都等於是送給陳力了,現在身上可是一個靈石都沒有了如何不無奈呢?

畢竟,天原勝的底細他也是非常清楚的,送出一個儲物戒指之後,恐怕也已經沒有多少東西了,斷然是送不出第二份禮物來了。

「呵呵,唐老無需介懷,那小子可比咱們想象的要厚道的多了,他一共留下丹藥三千六百顆,靈石五千萬,仙器三件,功法十部,足以保證我們書院昌盛千年!」

天原勝眸光熠熠生輝,神情得意萬分的笑道。

他這一輩子,做了很多正確的事情,可最正確的一件事兒還是他收下了林逸這個徒弟,自從林逸成為他的徒弟之後,那真是一直在不斷刷新著他的見識。

就林逸留下來的這些東西,他這個天諭書院的院長,一輩子也不曾見過啊!

虛空之上,林逸一行人都是目光好奇的看著四周,特別是趙小七跟天心這個兩個女孩子,此時那明眸之中簡直就像是在放光一般。

無垠星空,危機重重,便是仙帝級別的強者,縱橫虛空,也有隕落的可能,但是,誰也不能否認的它的美麗。

那種一望無際,廣袤無邊的黑暗,那閃爍著五顏六色光芒的星光,偶爾出現的一些神秘生物,都給這無垠星空增添了很多神秘的色彩。

對於兩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女生來說,這簡直刷新了他們的世界觀,不過有趙四這個精明的傢伙保護,趙小七在人群中倒是不起眼了許多。

一路上升,足足過了接近三個小時的時間,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無比刺目的光點,那感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燈泡一般。

「你們都小心了,等會兒穿過這節點我們就進入了仙域,不過若是在這裡出了什麼意外,那就不知道你們能夠去哪裡了啊!」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You may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