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▪ ttk an▪ C ○

楊暖暖掌心一疼,有血冒出,明黃色的符咒染上一點鮮紅的血跡。

霎那間楊暖暖的掌心迸發出一道刺眼的金光。

伴隨着金光的是一陣類似放炮竹的聲響。 符咒在楊暖暖的手心燃燒,楊暖暖身體倏地恢復了知覺。

楊暖暖手用力一推,啪的一聲,獵鬼的胸前燃燒起熊熊烈火。

獵鬼手一鬆,楊暖暖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龍少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唰一下的閃到愣神痛苦的獵鬼面前。

用力一紮,那把青銅短劍嵌入獵鬼的眉心。

火光消失,獵鬼的胸前露出一個和楊暖暖手大小一致的大洞。

透過那個黑漆漆的大洞,可以看見獵鬼背後的景象。

楊暖暖一把在獵鬼身上鑽了一個貫通前後的洞。

“呃。”眉心插着短劍的獵鬼低頭看着自己胸前的洞。

獵鬼看了一眼洞,沒有一點黑眼珠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。

楊暖暖緊張的喘着大氣,她雙手撐在地上,害怕的往後挪動。

沾滿符咒灰燼的左手在乾淨的車廂地面畫出一道線,掌心還有血跡往外冒。

灰燼隱隱的散發着金光……

“你是……”獵鬼驚恐的看着楊暖暖。

他的身體發出一陣東西破碎的聲響,裂痕爬上獵鬼的面龐。

“不好,銅體要爆炸。”方戌驚訝的高呼。

龍少決轉身一頭撲倒楊暖暖身上,他單腿跪在地上,後背對着獵鬼,將楊暖暖護在懷裏。

方戌立馬蹲在地上,雙手抱頭,也用背對着獵鬼。

“砰!”

一道金光伴隨着驚天的一聲巨響。

車外的雨越下越大,對面的山頭上,一個青衣少年。

少年站在雨中,靜靜的看着那輛停在亂葬崗中的公交車。

千萬片堅硬的碎片在車廂總四處散落,車窗玻璃被擊碎,車廂被擊打的坑坑窪窪。

即便這樣,肉眼也看不到一點東西。

噼裏啪啦的聲音響了好一會。

擊打身越來越稀疏,噹啷一聲青銅短劍落地。

獵鬼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“好險。”方戌站起來,他走過去撿起地上的青銅短劍:“差一點就死翹翹了。”

坐在地上的楊暖暖雙手撐在地上,她擡眼看着五官剛毅英俊眉頭緊皺的龍少決。

他爲什麼又捨身保護我?

楊暖暖越看眼神越複雜。

“要是感動,就親我一下吧。”龍少決說,“帶音效的親我一下。”

“呸,不要臉!我又沒求你保護我。”楊暖暖啐道。

“你這張美味的嘴巴總是說出一段討厭的話。”龍少決說。

“那你能怎麼着,我的嘴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你管得着嗎。”楊暖暖說。

“你說什麼我管不着,但是我能治得了你。”龍少決眼眸裏閃爍着熠熠的光輝。

“你想幹嗎!”楊暖暖一聽這話,身體立刻繃緊,她警惕的看着龍少決問。

龍少決身體往前傾,他的目的地是楊暖暖的嘴巴。

楊暖暖往後躲閃,她撐着地面的手一滑,楊暖暖頭朝下往後倒。

龍少決害怕楊暖暖摔疼,他一隻手墊在楊暖暖腦袋上。

楊暖暖重重的倒在地上,龍少決往她身上一壓,兩具身體緊貼在一起。

楊暖暖的腿蹬了兩下,龍少決的腿強勢的壓住楊暖暖亂動的雙腿。

“別撩火。” 成功果實摘取系統 龍少決呼吸一緊,他直視楊暖暖道。

楊暖暖一聽立馬老老實實,她憤憤的看着龍少決。

龍少決看着憋屈的楊暖暖,他的世界忽然陽光明媚,心情大好的龍少決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。

她是有多害怕被他動?

龍少決看着楊暖暖慢慢的把頭湊向楊暖暖。

十釐米,六釐米,三公分,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。

◆ ttKan◆ ¢ ○

楊暖暖帶着體溫的呼氣簌簌的撲在龍少決涼薄的面龐上。

她的呼吸很暖,似乎還帶着一縷若有似無的香味。

龍少決情不自禁的幹吞了一口口水,他猛然低頭想要吻住她的嘴巴。

早有準備的楊暖暖在他低頭的一瞬間,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龍少決的脣落在楊暖暖的手背上,他不爽的低眼看着眉眼間充滿活力的楊暖暖。

“怎麼?”龍少決問。

“有人,我害羞。”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回答。

龍少決回頭一看,憨厚的方戌低頭站在一邊,他臉頰微紅,侷促不安。

“今天先放過你。”龍少決從楊暖暖身上爬起來。

“呵呵,我這樣的人誰碰到誰倒黴,今天你放過我,可能明天你就沒有機會了。”楊暖暖乾笑着站起來。

她忽然覺得龍少決其實也不是她想象總的那般討厭,最起碼他會捨身保護她,還會顧及她的感受。

“原因?”龍少決問。

爲什麼今天放過她,明天就沒有機會了?

“因爲明天你就有可能遭遇不測,命喪黃泉。”

楊暖暖湊到龍少決面前,她挑眉俏皮的笑道。

“恩,說的很對。”龍少決點頭肯定她的說法。

“……”見龍少決如此和顏悅色,楊暖暖笑容一僵。

這廝怎麼不生氣?

我可是在咒他!

龍少決忽然摟住楊暖暖不盈一握的細腰,輕輕一帶,他用力的吻住她的脣瓣。

“吧唧。”

龍少決從她嘴脣上離開,他眼裏帶着笑意:“先拿一點利息。”

楊暖暖嘴脣青白,她氣氛的瞪着龍少決。

他一定是故意的!

故意親出聲音!

楊暖暖脣瓣上的青白色很快消失,她的嘴巴恢復了紅潤有光彩。

“再看我就把你就地正法。”龍少決說。

“不要臉!”楊暖暖擡頭用手指擦拭自己的嘴巴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龍少決靠近她問。

“先生,她說你不要臉。”站在一邊的方戌善意的提醒道。

楊暖暖聲音那麼大,方戌都聽到了,龍少決怎麼會沒聽到。

“……”龍少決扭頭,一個鋒利的眼刀刺在方戌身上。

“哈哈。”楊暖暖大笑。

方戌疑惑,難道我好心的提醒說錯了?

“楊暖暖。”龍少決惱火的喊。

“……”楊暖暖條件反射的後退。

一個人連名帶姓的喊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一定沒有好事。

惱火的龍少決上前,他大手箍住楊暖暖的後腦勺,又是吧唧一聲。

“吧唧。”

“吧唧。”

“吧唧。”

龍少決就像玩似的,一下一下的親着楊暖暖。

親的一次比一次用力,發出的聲音也一次比一次大。 “夠了。”被親煩的楊暖暖用力推開龍少決。

正在興頭上的龍少決豈會如此放過楊暖暖。

楊暖暖才推開他,他就重新摟住楊暖暖。

“你好煩,離我遠點。”楊暖暖用雙手捂緊自己的嘴巴,堅守城池。

“就不。”龍少決雙手用力的抱緊楊暖暖。

“……”楊暖暖無力的翻了白眼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一股類似於烤肉的焦香味衝進楊暖暖的鼻腔。

楊暖暖奇怪的皺眉,奇怪怎麼會有烤肉的味道?

難道我餓了嗎?

按理所不會呀,我晚上吃的很飽。

覺得奇怪的楊暖暖再次深吸了一口氣,烤肉香伴隨着一股若有似無的甜膩的血腥味。

楊暖暖放下捂住嘴巴的雙手,她微微擡頭再空氣裏尋找味道的來源。

她手一鬆開,龍少決就把頭湊過去,他緊緊的咬住楊暖暖柔軟的脣瓣。

楊暖暖眼睛大睜着,她慢慢的舉起自己的手。

楊暖暖陡然瞪大了眼睛,怎麼回事,我的手怎麼會變成這樣?

脣齒廝磨,龍少決未必眼眸欲罷不能,驚恐的楊暖暖幾次想推開龍少決都沒有得逞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放……開。”楊暖暖的話斷斷續續的從他們的脣瓣中擠出。

“再給我五分鐘,我只要五分鐘。”龍少決停住廝磨的動作,他的貼在楊暖暖的嘴上懇求。

看到機會的楊暖暖忽然張嘴,她用力的咬住了龍少決的脣。

“嘶。”龍少決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血染紅了龍少決的嘴脣,給他剛毅英俊的面龐上增添了兩分妖豔邪魅。

楊暖暖不敢鬆懈,一把推開了龍少決。

超級坑鬼子系統 龍少決往後退了半步,他看着楊暖暖舔了舔自己嘴脣上的傷口。

又是這招,楊暖暖這女人真的是屬狗的嗎?

“我的手。”楊暖暖推開龍少決,低頭看着自己的左手。

被火燒的漆黑的掌中一道細微的傷口還往外滲着血絲。

爲什麼我的手被火燒成這樣,我卻沒有感覺到一點點疼痛?

難道這隻手已經不是我的了?

楊暖暖用另一隻手按了按往外冒血的傷口,一點感覺都沒有。

楊暖暖害怕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楊暖暖把左手放在嘴邊,試探性的張嘴咬住手指,慢慢用力,一點感覺都沒有。

完了,完了,完了,這下我肯定要截肢了!

要是變成殘疾人,那我這輩子該怎麼過?

“我完了。”楊暖暖欲哭無淚的擡頭看着龍少決道。

“怎麼?”龍少決問。

“我要被截肢了。”楊暖暖說。

“沒事,我是你的雙腿雙手。”龍少決笑道。

“……”楊暖暖無語,她低着頭,左手僵硬的往車後門走。

她要回家!

她要去醫院!

或許現在就趕到醫院,她還有救,她的左手還能保住。

“姑娘外面現在下着大雨,我們還是先在車裏燈一會,等雨勢變小我們再走。”方戌上前說。

“你們再這等吧,我要先走了。”楊暖暖心灰意冷的轉頭√方戌說。

剛剛她又咬了一下自己的手,還是沒有任何感覺。

“我看看。”龍少決兩步追上楊暖暖,他拉過楊暖暖的手。

“哈哈。”龍少決看着楊暖暖的傷口笑道:“暖暖你可真是一個大寶貝。”

“我沒時間跟你玩,我現在要去醫院,我不能失去我的左手。”楊暖暖說。

“爲什麼不能失去左手?”龍少決玩味的挑眉問。

“你說呢!我不想變成殘疾人。”楊暖暖道。

“那個……她的手可以給我看看嗎?”方戌有些緊張的詢問。

僅是一張最尋常的驅鬼符咒,染上楊暖暖的血竟然能穿透獵鬼這樣老屍的銅體,方戌心中對楊暖暖早打起了問號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You may like